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uncccsa.org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神龙四少》最新章节。

“你知晓又如何你根本无法阻止我,在周天星斗大阵内,我就是主宰一切的至尊之神”

“是是,神明大人,那么在你自爆之前可否稍微低头看一下,那些被你庇佑在大阵之内的太一门徒呢,难道你他们将他们一锅端了吗”

微微的低头,东皇太一的视线洞彻了整个大阵,方圆数万平方公里的大阵空间之中,黑泥如洪水一般蔓延,门人们哀嚎着,徒劳的奔走着,却无力抵抗那涛涛黑泥的席卷,哭天喊地,求救之声不绝于耳,纵然东皇太一心冷如铁,也在这一刻忍不住心头震颤了许久。

如一瞬,如永世,经过无数的抉择,抬起头,东皇太一的眸子空前冷冽和无情:“你以为可以凭借这个威胁到我吗这漫天黑泥连我都抵挡不得,那些羸弱门徒如何抵抗得了,他们早就是你屠刀之下的猪狗,生杀任由你意,我如何挽救得了,又或者你以为他们会让我产生名为顾忌的情绪吗强者当断则断,当日我拿北冥素柔威胁释永信,那厮果决一棍教我重新做人,论果断,我又岂会不如他”

挽救不得,东皇太一在一瞬间就已经明悟了这个结局,而后下一个瞬间,便立下了放弃的心思,太一门无数年来积累的浩瀚经典,绝世武功悉数都在他的脑海之中,太一门所收藏的许多资源也在他的掌握之中,就算这一劫中门人死绝,只要他还在,周天星斗大阵还在,放弃这个已经废掉的太一门,重建一个太一门又有何难的

“是吗这就是你最后的抉择是吗你身为门主所背负的东西,竟然只是这么渺小的程度吗”呢喃了一句,王忠的神色难辨,随后洒然一笑,整个人宛如一道利箭一般朝那屹立在星河之中的巨神冲去。

“我所背负的,又是你所能言语的。”语毕,铺天盖地,照耀一切的光辉挥洒而下,每一道光辉都是光与火的高能凝聚体,威能甚至连空间都能焚烧殆尽,而这还不是结束,能量在跃迁之中无止境的裂变,三百六十五颗星辰至宝宛如一座座能量核子熔炉,在极限的能量运作之中,将那毁灭性的威势无止境的推高。

那漫天黑泥在光辉的照耀之下,缓缓化作青烟四散,依托世界而生的罪孽,最终因为世界的毁灭而获得净化,这本就是天道真谛。

光辉照耀一切,周天星斗大阵内部空间之中一切都在融化,焚灼成灰,涛涛黑泥,被他夺舍的姬轩渊之体,甚至那些太一门徒也如是,一切都化作尘埃四散而去,无情的目睹这一切,大阵核心之地的东皇太一神念缓缓闭上了眸子,在这毁灭一切的光辉之中无人可永生,就算是他也并不例外。

“轩渊,轩渊,今天是祈天祭祖大典,老师给我们放假了,你怎么穿的这么破烂啊,一会怎么去玩。”

“哼,祈天大典又如何,生命苦短,我辈武人当抓紧一切时间勇猛精进,哪有时间去休闲玩乐,哎呀,你打我做什么”

“我这是代老师教训你,小小年纪就这么多歪理,这怎么了得,连玩都不会,那你还能做什么。”

一个刚刚练完武的小男孩捂着头,泪眼汪汪的看着那个挥舞着拳头,喋喋不休教训着他的小女孩,门外此刻传来的是锣鼓喧天的喧嚣,两小无猜的情意,让这两个小孩子很快就和好了,而后小女孩强拖着一脸并不情愿的小男孩走出房间。

太一门坐拥灵山福地,地势广阔,内中门人无数,聚集规模不逊色任何繁华城市,两个小孩穿梭在人群之中,入目所见都是喜气洋洋的人们,每五年一度的太一门诞辰,同时也是庆祝始祖始勾神的诞辰,这是一个普天同庆的日子,城镇内喧嚣热闹,冰糖葫芦,泥人,风车,往日少见的诸般节庆之景,之物,皆在今宵随处可见。

诸般玩闹,喧嚣而过,两小无猜的金童玉女顺着人流来到祈天祭坛前,夹杂在人流之中,好奇兼畏惧的凝视着祭坛上诵念祷文的太一门长者。

文绉绉,用以向始祖歌颂功德的祷文,说实在两个小孩都听不懂,但从旁边人群那凝重而虔诚的神情中,他们深深的感受那份沉重的庄严肃穆,最后,金袍金冠的当代门主东皇太一登上祭坛,向门人挥手示意的时候,连绵狂呼响起。

“太一太一太一”

为太一门万载荣耀而狂呼,而太一门无上荣光而歌颂

受气氛所动,稚嫩的小脸蛋上染上了一抹兴奋的红晕,小女孩使劲拍打着小男孩的肩膀:“轩渊,你看,门主好威风啊,老师说我们都是姬家直系子弟,以后都有机会成为门主,万一以后我当上门主,我也可以那么威风吗”

小男孩不屑的扫了一眼,冷哼出声道:“就凭你老师说过,能够继承东皇太一之名成为门主的人,一定是能够维护太一门万载荣耀,引领太一门继续辉煌,庇佑百地人族和太一门徒不受外患侵犯的至强者,你这么弱小,哪有可能成为门主换做是我还差不多”

“轩渊你吹牛,前几天在瑞金灵窟训练时,我差点就被那只金牙狼给咬到了,那个时候你都没能保护得了我,还说什么要保护百地人族和太一门徒。”

因为小女孩的不信质疑,小男孩骤然羞红了脸,最后恼羞成怒说道:“哼,那只是我一时疏忽而已,我认真起来就不是这样的了,等我继承东皇太一之名,无论是百地人族还是太一门徒我都会好好的保护好的。”

“真的那你会保护我吗”

“哼哼,如果你听话,那我就哎呀,别打我好啦好啦,我会保护你的,毕竟你也是太一门徒。”

“你不会骗我的吧”

“哼,怎么会我姬轩渊作为始勾神始祖嫡传之子,将来一定会继承东皇太一之名,怎么会骗你。”

那年,那日,那时,小男孩以稚嫩的嗓音喊出了这个誓言,随风飘荡的话语,铭记在那一分,那一秒

场景骤然定格在那一瞬,而后,一声暴喝自虚空之中响起,轰传四野:“是谁胆敢窥探我的记忆。”而此时,定格的画面又再度鲜活起来,更正确的说,是这幅画面中那个小男孩动了起来,随意的漫步,姿容不住变幻成长,成长为十来岁青年之后,抬头仰望天穹:“作为你的复制分裂体,我和你之间并不存在谁窥探谁记忆的问题,毕竟我们都是同一个人啊,也多亏你在最后一刻心神动摇了,不然我也没办法冒出头来做些什么。”

这个姬轩渊正是那个放置在小村中成长,最后要作为星宿神魔祭炼体的东皇太一分裂体,在东皇太一悍然决定以大破灭一击玉石俱焚的时候,他悄然出现在东皇太一的精神领域之中。

对于这个由自身分裂而来的存在,那自虚空而临的话语语气很是复杂:“那么你此刻出现是想做什么”

姬轩渊眺望天穹,目光冷然而坚定:“拯救你,救赎你,然后是否定你”

似听见什么可笑的笑话,天空的声音笑的无比响亮,但姬轩渊的目光和语气依然是那么的冰冷:“有什么好笑的,你应该知道,解除你设下的封印后,我拥有和你一样的思维逻辑,我拥有和你一样的坚定信念,我拥有和你一样的智慧和本能,我就是你,这是事实,但是,我依旧要否定你,否定你的道路,否定你现在的信念,否定你所认为正确的抉择”

“凭什么”一句语毕,也不待回答,随之便是无穷天雷地火打击降临,仿佛要不惜一切代价要将自己这个分裂复制体抹杀一般,因为东皇太一知道这个答案是他绝对不希望听见的。

“很简单,就凭你已经忘记初心了啊你也再不是东皇太一了啊”

周天星斗大阵的核心,群星环绕的中枢之地,屹立星河中心幻做无匹巨神的东皇太一核心意念再度睁开眸子,他看见,在这片漫天毁灭性光辉之中,一道身影逆流而上,浑身袅绕着漆黑的能量光辉,如逆天而起的流星一般一往无前。

“姬轩渊。”呢喃这曾经属于自己,但已经尘封多年,许多年无人称呼过的名字,东皇太一的眸子闪过一抹复杂。

“东皇太一”竭尽全力的呐喊响起,在玉石俱焚的最后,东皇太一意志撤离,回归大阵本源核心,姬轩渊也得以掌控自己的身体,在这一刻,无尽魔气袅

绕环体,一副闪耀着星光的阵图拱卫身遭,暂时隔绝了毁灭性星辉的破坏力。

“立项书老师的拳头打不醒你,就让我的拳头来打垮你吧,吃我一记有情破颜拳啊”

因为体型悬殊,看似卑微的拳头烙印在巨神的脸上,狂暴的黑暗魔气冲霄而起,化作焚灼天地四野的火焰肆虐着,而无序裂变的毁灭性星辉在这一刻骤然一停,而后,弥漫无尽的黑泥化作滔天黑幕,彻底将一切埋葬。

三日之后,一个身着金袍,带着金色冠冕和面具的人出现在姬家村的原址,那个小小的村庄此刻已经彻底失去了踪影,原址只剩一片荒野,默然的凝视,这个人知道只要他略使功力,便可以撕开大阵幻化的空间阻隔,进入那曾经受他支配的周天星斗世界之中。

但他却并没有任何动作,而是默默的伫立着,低眸不语,似在斟酌,又似在悼念着什么,良久良久之后,他缓缓低语道:“释永信,你作为魔庭推出的最强武力,却毫无自尊的躲在树后准备偷袭我,可有一丝强者该有的矜持”

被点破了行藏,释永信从树后绕了出来:“哈哈,不好意思,久不干这种勾当,居然让你看出破绽,实在是抱歉啊,不过你放心,我这不是准备偷袭你,而是准备强行扑杀你,只要你胆敢踏进那个正在演化的世界一步的话”

“哦,是这样的吗,那么看来为了夺本座的周天星斗大阵,魔庭可谓煞费苦心啊,但本座有一个疑问,你们到底做了什么,居然连本座的复制分裂体都能策反。。更新好快。”

看似只是为了加强语气的挥手,不经意间却在空气中划出了深深的沟壑,透过这些沟壑看去,漆黑污秽的黑泥翻滚着,散发着无法言语的腥臭恶气,但诡异的是,这些黑泥似乎被什么束缚住了,翻涌不断,却始终无法跨过沟壑来到现实中,而被无尽黑泥充斥的空间,则是曾经属于东皇太一的周天星斗大阵空间。

平淡的口‘吻’中,参杂着一抹无法释怀的疑问,还有宛如熔浆一般的憎恨和愤怒,释永信听了,第一反应就是将如意金箍‘棒’抄在手中,然后狠狠的顿在地上,以他为中心,无形的重力涟漪‘波’动让方圆数十里的大地都在这一刻震颤起来,以此为震慑东皇太一,防止他突然翻脸动手。

“嘿嘿,虽然看见你这么一副惨绝人寰的‘摸’样老衲是很高兴没错拉,但冒领别人的功劳也不是老衲的作风,实话告诉你,这一次的事情并非魔庭所策划的,而是某个假借飞升之名退隐江湖,却硬是要在江湖中留下传说的家伙授意的。”

“大自在永恒天魔祖莫煌吗,天下赞誉他为这个世界亘古未有的最强者,本座闻名已久,但始终缘悭一面甚为可惜,没想到今日居还有‘交’锋的机会,本座何其幸栽。”

莫煌辗转数界,曾三入神武界,实力微弱时从未触及东极太一,西极佛‘门’这个武林层次,那个时候就连魔‘门’之主原始魔帝都已经无法匹敌的超级大‘波’ss,但实力强横起来之后,便一跃而出,以芸芸苍生为棋子,以天地万古大势为棋盘,和亘古天道执子对弈,那个时候,东皇太一这等土著已经不被他放在眼中。

是以,纵然在同一个时代的大舞台上活跃,但却始终未曾一见。

“你就不用给自己脸上贴金了,说的好像自己能和莫煌过两招似的,如果莫煌那厮真的降临在你眼前,一分钟不到就能让你滚去粪坑里领悟爱与正义的真谛去了。”释永信对莫煌也没什么好语气,但对东皇太一的语气则更为恶劣,当初那胁迫之仇时刻袅绕于心,释永信虽然身为佛‘门’老大,但从来没有将相逢一笑泯恩仇这句话当做自己人生信条之一,恰恰相反,屠刀和尚教育的除恶务尽已然成为他骨子里的本能。

话不投机半句多,东皇太一神‘色’冷峻,眸含杀气,日月‘潮’汐亘空诀所凝聚的光辉已经在他双手间泛起,滂湃的威势牵动风云,撼动大地,杀势直冲九霄。

“哼哼,区区过街老鼠还敢在老衲面前耍横?你知不知道老衲行走江湖靠的是什么?靠的是义气,你知不知道这代表什么?这代表老衲随便吹个口哨,分分钟可以叫个百八十个人来砍你九条街!”

释永信的神‘色’‘露’出不可一世的傲然,俨然有一只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的霸气,只是轻轻一弹雪茄的烟灰,如号令一般,一个个人影从不远处的草丛,树背冒出头来,东皇太一冷峻而富含杀气的面孔骤然一凛,然后……转身狼狈而逃!

如同被百八十条疯狗追咬的无辜顽童一般,东皇太一的背影透‘露’着十二万分的仓惶和无奈。

“无量天尊,东皇太一你何必走的那么快,不妨留下来和老道畅谈一下人生理想如何!”曾经被誉为武林老神仙,眼下的魔庭魔帝之一的太皓真人轻甩拂尘,万千银丝化作天罗地网,阻了东皇太一的退路。

“哼,本帝亲自出马,你还想逃?”前魔‘门’魔帝,现英恒山脉诸国的三大神皇之一的暴/政神尊,兼魔庭的原始魔帝怒哼出声,一拳轰出,一条血‘色’苍龙以撼动寰宇的霸气笼罩天地。

这两人只是稍微抢先出手了一步,其他人则‘露’出稍微不忍的目光,但出手速度一样强横快捷,大烂陀寺兼西极佛‘门’兼魔庭魔帝的圆心大和尚一招手,无上佛光化作无法逾越的苦海壁障,然后追着东皇太一的背狠狠烙去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神龙四少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悍妃戏冷王

云在安

此道非仙亦非魔

梧桐雨

你是我的心痒难耐

我是小哥哥

打野大爷今天打算去哪路

太白猫

天蝎森林

秋天的信

恐兽世界成人皇

筱悠扬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